咸魚游戲CEO專訪:正布局女性品類,形成“雙引擎”驅動
2019-09-04 16:17:24

    咸魚游戲,曾一度以體育游戲公司的標簽示人,而現在咸魚游戲已經打破了這個固有標簽,在女性產品上持續發力,最終在2019年形成了體育產品、女性產品雙引擎的布局。
    為此我們在2019年ChinaJoy上采訪到了咸魚游戲創始人衛東冬先生,談一談咸魚游戲發展到今天,是如何經過發展與轉型,最終形成與其它游戲公司截然不同的戰略路徑。
 
\
 
    記者:咸魚游戲是從體育游戲起步,在這個相對小眾的領域,咸魚游戲做到過哪些令你們覺得滿意的成果呢?
 
    衛東冬:
 
    四年前,也就是2015年,我們推出了手機上的第一款足球游戲,也就是《最佳陣容》。它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4年下來取得了超過5個億的流水,到現在每個月還有幾百萬的流水。
 
    在這段時間里,我們也做了許多創新性的舉動,比如請來了中國的第一個足球明星——郜林;同時也是第一個拿到西班牙甲級聯賽授權的;第一個在西甲足球賽場打游戲廣告的公司;第一個請伊涅斯塔來中國的。
 
    四年前我們從體育類游戲出發,四年后我們依然在堅持體育游戲,在中國真正能把體育游戲做得很好的公司,我們肯定是其中之一。
 
    今年我們又將推出第二款足球游戲——《決勝足球》,預計會在8月底、9月初跟大家見面。
 
\
 
    記者:除了在體育品類深耕之外,咸魚游戲近些年也逐漸開始在女性品類上發力,推出了不少女性向手游,例如《宮廷秘傳》等,那么在女性品類上,咸魚游戲是如何進行布局的呢?
 
    衛東冬:
 
    我們在2017年底開始布局女性品類,并在2019年上半年爆發,推出了《宮廷秘傳》。下半年,咸魚游戲則會繼續深耕女性市場,對游戲中的打法、內容、套路上進行升級。
 
    例如在上個月,我們就又推出了另一款女性品類產品《戀世界》的測試版,這是中國第一款戀愛敘事合集的手游。在8月份又將推出《宮廷秘傳》的公測版本,屆時將與頂級女星佘詩曼合作宣傳。
 
\
 
    記者:從體育品類到女性品類,再到其他品類的游戲,現在的咸魚游戲已經是一個多領域的游戲廠商了,目前來說,咸魚游戲是一個怎樣的發展戰略呢?
 
    衛東冬:
 
    我們整個企業從2013年底成立,到了2019年,我們整個企業的發展也是伴隨著整個中國手游產業的發展,取得了一些小成績,在國內堅持研發加發行兩條腿走路。
 
    如今我們以傳統的體育游戲和女性品類游戲作為雙引擎驅動,同時在這之外也會嘗試一些其他的品類,例如RPG游戲、放置類游戲等。
 
    記者:近些年來,越來越多的廠商也不滿足國內市場,開始向海外擴張,在國際化的賽場上,咸魚游戲有什么計劃?
 
    衛東冬:
 
    今年1月份,《宮廷秘傳》其實是同時在中國大陸和中國的香港、臺灣、澳門等地同時發布的,在港澳臺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績,在免費榜沖上了第二名,在暢銷榜也一直保持在前列。
 
    在國際化上其實是有非常多的布局,上半年我們主要集中在繁體中文地區,而在這個月也會有英語的版本,陸陸續續還會推出泰語、韓語、日語,會覆蓋全球主流的語言版本。
 
    這就是我們的一個國際化的進程,不僅僅是會有《宮廷秘傳》的海外版本,同時還有更多的一些產品,比如《戀世界》,我們簽約的是一個全球的版本,9月份就會在港澳臺、韓國推出。
 
    國際化是我們非常重要的一個組成部分,可能現在大家沒有看到非常多的成績,是因為上半年我們只在港澳臺推出,下半年會是我們在海外的一個突飛猛進的階段。
 
    記者:看來您是對咸魚游戲未來在海外的發展是非常有信心的,這份信心來自何處呢?咸魚游戲的國際化戰略與其它廠商有何不同呢?
 
    衛東冬:
 
    我們的出??梢猿浦?ldquo;垂直化品類出海”,像其它的海外發行商比較普遍的是主攻某一個玩法品類,比如都是做SLG或者MMO的出海。而我們則更多是放在垂直的題材品類上,比如說女性向品類以及體育品類的出海,不管它們的玩法有各種不同,但都還是在“題材品類”這一個主軸上。
 
    當然在后續的新產品中,咸魚游戲未來也不排除做其它題材或玩法品類的出海。
 
    我們大部分產品都是垂直細分品類,而不是MMO等紅海玩法類型——當然紅海我們也有在做,只是說在選擇上更優先我們擅長、保證成功率的領域。
 
\
 
    我們的主體思想是盡量去打垂直化品類,這也是跟公司整體的布局有關系——堅持體育品類和女性品類。
 
\
 
    記者:其實除了體育品類、女性品類之外,我們也有看到咸魚游戲在電競領域也一直有所發力的,那么到了今年,咸魚游戲在電競領域布局如何?有將旗下產品加入到電競項目中得想法嗎?例如《塞爾之光》。
 
    衛東冬:
 
    電競化的產品其實需要的天時地利人和要素是很重的,我們也曾經嘗試過RTS電競,但RTS移動電競領域很難取得良好的體驗感,這種情懷類產品拿到年輕類用戶群體中也比較難了,效果不好,RTS這個產品算是失敗的,但還會留意電競化產品的可能性。
 
    現在我們做得更多的是在打造一個基于電競本身的國際化電競賽事平臺。
 
    而《塞爾之光》,我們不會強去把它做成一款電競游戲,它就是一款傳統的MMORPG游戲。
 
    記者:說到電競,就不得不提到最近火熱的自走棋類游戲,您對這類游戲有什么看法?
 
    衛東冬:
 
    如果我是一家電競公司的老板,我可能會做大學生的比賽,會加入到我們的比賽項目中變成一個項目,讓我們的大學生,高校賽事的平臺中多一個項目。
 
\
 
    記者:作為游戲公司的老板,您最喜歡自己公司旗下的哪一款產品?
 
    衛東冬:
 
    我們有非常多的產品,其實我都還喜歡,最近玩得比較多的一個是《塞爾之光》,因為我自己也充了很多錢,在《塞爾之光》里面買了翅膀。
 
    盡管平日里很忙,但我偶爾還是要上去玩一下,我的等級也是一直保持在60級。當然在下個月,我可能又會跑去玩我們的足球游戲了。
 
    記者:在平日里您還喜歡玩什么其他的游戲呢?是哪一款游戲的粉絲?
 
    衛東冬:
 
    《實況足球》,這也是做了許多足球游戲的原因嘛,自己也看足球游戲比賽什么的,對足球是有情懷的,前一段時間武磊回國,我們還在一起見面,聊一些合作的事情。
 
    結語:短短20分鐘的采訪中,我們詳細了解了咸魚游戲僅6年的發展歷程,從單一品類到多品類,從國內走向國際,咸魚游戲的奮斗是大多數中國游戲創業公司的縮影。隨著游戲產業的進一步發展,相信他們會為游戲產業帶來更多的驚喜。